那些辭職亂創業的人終于都消停了
日期:2017-12-14 瀏覽

2013年,我辭去了德勤稅務部的工作,到一家中國本土最大的事務所當合伙人。那時候,中國處于一種追逐財富的亢奮和創業的狂熱中。我和我身邊的很多朋友都是在那種狂熱中辭職,跳槽,創業,改變人生軌跡。

大家都在盡量的折騰。

但近兩年,我發現大家都開始“消?!繃?。

01

到處加微信的消停了。2013年,M忙著掃人、加群、串聯,號稱認識幾千互聯網精英。2017年,他不再隨便通過新人認證,退出了很多群,不再熱衷當群主,發言小心謹慎,把朋友圈設置為半年或三天可見。

問他怎么了,他說:認識人再多,你的東西不是別人要的,也沒用,不如干點實在的事兒。

02

到處倒騰項目的消停了。2013年,K辭去了在投資公司的職位,當了自由職業者,干FA,工作就是找到一個公司,包裝一下,賣給其他投資人,掙得相當于賣價5%的中介費。有一段時間他到處找別人給他推薦公司,然后再把5%的5%分給這個推薦人。2017年,他去一家企業當了CFO。

問他,他說:市場上全都是FA,好項目倒是沒幾個,忙兩年也不開張。

03

到處建孵化器的消停了。2013年,C創立了孵化器,拉來一些項目入駐,然后從當地政府要補貼,希望有一天孵出鳳凰。她雄心勃勃地說,要在某一個三線城市的一個區建50個社區孵化器,讓所有老百姓都參與創業創新。但是鳳凰沒有那么快就出來,而政府后來不給錢了,無法自負盈虧的孵化器雞飛蛋打。2017年,她去一家企業做了副總裁。

問她,她說:哪有那么多創業的。

04

跨界做生意的消停了。A以前是個健身教練,2013年因緣際會,炒股賺了一筆大錢,意氣風發地去意大利做生意,人生地不熟,被人騙了錢,要不回來。一咬牙拿出狠勁,硬是拿槍頂著騙子的頭,把一小部分錢要回來了。2017年回國之后,不再提做生意的事,用這筆錢和人合作開了一個小健身房,繼續做教練。

問他,他說:仔細想了,不是做生意的料,還是干老本行踏實。

05

攢局兒找生意的消停了。W在繁華地段有個小房子,2013年那會兒特別愛攢局,邀請各路熟人陌生人前來聚會,自己號稱“人脈節點”,希望在聚會的交流中找到機會?;鼗厙杖松?,喝的酩酊大醉,但是連來參加聚會的人都認不全。日子一天天過去,也沒靠這些人脈做成什么像樣的生意。2017年,一狠心,把房子賣了,用賣房子的錢做玩具生產銷售,賺了大錢。因為需要全國各地的跑經銷,他再也不辦聚會了。

問他,他說:不想玩兒虛的了,沒勁。

06

不賺錢的創業點子消停了。2013年,E做了一個商業計劃書,托我找VC融資,我問他這生意怎么掙錢。E說還沒想,因為要是現在能掙錢,那這企業就不值錢了,暫時掙不到錢,這企業才有想象力啊,估值才高。他找了很多VC,沒人買賬,因為天天在外面喝酒應酬,又沒有收入進項,和太太的關系一度很緊張。2017年,E終于放棄了這個執拗的念頭,回到老本行,做了一個小公司,一單一單地踏踏實實賺錢,因為他對自己的本行很熟悉,賺錢不是難事兒。他再也不提億萬估值的事兒,但是他讓家人和自己都活的很好。

問他,他說:現金為王,做生意嘛,能活下來就行。

07

這些人到中年的大孩子們,終于都消停了。

他們認清了形勢。

他們都經過了探索,歷經了失敗,然后找到了適合自己的道路,安定下來。

他們不再當別人是傻瓜,也不再讓別人把自己當傻瓜。

他們不再玩兒虛的。因為他們開始認識到,玩兒虛的也許有一段時間能管用,但是長遠看,還是得拼誰更硬,誰專業,誰給別人帶來的價值多,誰資源豐厚,誰糧草彈藥足。

我覺得這是一好事兒,因為人變得不那么浮躁和花哨。

不知道是因為年齡磨平了尖銳的棱角,還是因為挫折壓低了驕傲的頭顱,不管怎么說,他們在嘗試中找到了最舒服的做事方針。

這個方針就是做適合自己的事,做自己干得了的事,做不虛頭巴腦實打實沉甸甸的事,做平淡但是有價值的事。

如果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都是這么做事,這個社會也就消停了,我想一定會有更匠心的產品,更妥帖的服務,人們之間的關系也會更溫暖和諧,社會發展會在一個低速但是穩健的步伐中前進。

在這一次云開霧散和返璞歸真之前,人們和社會大概都要經歷折騰,掙扎,不安,選擇,見錢眼開,利欲熏心...... 被心中的那只兇猛的小野獸驅動和指使,熙熙攘攘,四海奔忙。之后,塵埃落定,褪盡鉛華。人心消停了,人就消停了,人消停了,社會也消停了。

我查了字典,消停的意思是:歸于平穩和安定。

电子游艺厅管理办法